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财经邓州 > 正文

    《财经》曝珠海银隆拖欠供应商货款逾10亿元,河北银隆“涉嫌”套取补贴?

    信息发布者:chinamaxim
    2018-01-17 12:56:23    来源:史晨星    浏览:1    回复:0    点赞:0

    珠海银隆在过去 1 年中已经形成了以百亿为基础量级推进的高强度投资节奏,凑齐了十一个产业园基地,其中 7 项新基地投资总额达800亿。

    1. 800 亿投资布局 11 大基地

    2016年12月,银隆成都新能源产业园项目开工,总投资100亿元;

    2017年1月,兰州银隆新能源产业园项目签约,前两期计划投资25亿元;

    2017年2月,银隆与天津市政府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建设新能源电池与汽车产业基地,一期投资70亿元;

    2017年5月,银隆新能源南京基地开工,拟投资100亿元,同时收购南京客车制造厂;

    2017年7月,银隆与攀枝花签署协议,布局新能源、新材料基地,项目投资不低于50亿元;

    2017年8月,银隆宣布在珠海建设新能源产业园及全国总部,总投资195亿元,

    2017年8月,银隆与洛阳签署合作协议,总投资150亿元建设“银隆新能源(洛阳)产城融合产业园”。

    在董明珠入阁银隆之后的 8 个月中,银隆共签下了总计 800 亿的 7 个新能源产业园项目。

    至此,银隆已经在全国拥有了十一个产业园区布局,同时处于建设阶段的有8家。在银隆新能源官网还未更新的子公司页面中,分列着7个银隆新能源产业园,分别是珠海、邯郸(武安)、石家庄、成都、兰州、天津、南京,加上刚签署的攀枝花和洛阳产业园,和已经处于规划中的长沙、合肥基地,遍布国内几大经济区的产业园基地布局已经初具雏形。

    截至目前,今年动工的几大银隆新能源产业园的产能规划已经达到13.6万辆,按照计划,2020年的产能目标则是达到10万辆,产能储备已经绰绰有余。

    2. 财经杂志曝珠海银隆拖欠供应商货款逾10亿元

    1月10日,珠海思齐员工在银隆大门口打出讨债条幅

    在银隆总部聚集索要欠款的是珠海思齐电动汽车设备公司(下称珠海思齐)。珠海思齐方面提供给《财经》的一份应收账款统计显示,与银隆旗下的石家庄中博、珠海广通、银隆电器等多家公司签订了二十余份供货合同,供货时间从2015年6月至2017年4月,合同总金额约1.3亿元,目前只收到货款约5400万元,欠款约为7600万元。

    珠海思齐是银隆的代工厂。思齐方面提供的多份采购合同显示,思齐主要为银隆供应液冷技术充电柜,此外还包括储能车、充电机、气泵等设备。合同约定在供货验收合格后30天至90天内,甲方应支付货款的95%至99%,剩余1%至5%为质保金,验收合格后一年内支付,根据合同不同,验收合格后支付尾款期限和质保金比例各有不同。思齐方面绝大部分供货在2017年1月之前完成,最晚一笔订单在2017年4月送达,其统计的欠款金额均为逾期未支付的货款。

    2017年,思齐多次向银隆索要欠款无果。由于不再与银隆有业务往来,当年9月,思齐将银隆告上法庭,诉讼涉及的订单是珠海思齐向珠海银隆电器有限公司供应的11套储能车,合同总金额约为3千万元,思齐要求银隆电器支付剩余1775. 2万余元货款以及违约金,并要求银隆新能源公司承担连带偿清责任。

    该案于2017年9月4日在珠海市金湾区人民法院立案,2017年12月15日,一审判决下达。《财经》获得的法院裁判文书显示,除了在违约金计算时间与利率方面与珠海思齐的诉讼请求有所差别之外,一审判决结果与珠海思齐的诉讼请求基本一致,判决要求珠海银隆电器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告珠海思齐支付货款17752176元及违约金,银隆新能源股份公司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裁判文书显示,如不服从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递交上诉状。银隆方面已于1月8日,也就是递交上诉状期限的最后一天提出了上诉,该案目前已进入二审程序。

    李文红对《财经》表示,公司2017年营收约为3千多万元,这一营收数据不包含与银隆的业务,而银隆拖欠货款就有7千多万,现在员工的工资还只发到2017年11月,已近年关,员工都拿不到钱回家过年。目前案件进入二审,意味着春节前将很难拿到欠款。

    层层压力之下,1月10日下午,珠海思齐30余名员工身着统一服装聚集在珠海市银隆新能源股份公司门口,拉出“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生活!请银隆还钱!”的横幅,希望索回被欠货款。

    1月11日一早,思齐方面收到珠海广通律师函,称思齐召集人导致大门被封堵,干扰了珠海广通、银隆新能源等工业园企业正常的生产活动,是违法行为,要求立即停止上述行为。当日,思齐回复律师函称,并未干扰工业园正常生产经营,并再次表达催讨货款的诉求。

    珠海思齐的代理律师对《财经》表示,目前案件已经进入二审程序,该案之外,其余未支付货款的合同也已经陆续起诉,其中石家庄中博充电服务公司涉及欠款超过3千万元,是欠款金额最大的甲方。工商信息显示,中博充电由珠海广通100%持股,而珠海广通由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100%持股。

    在珠海发起诉讼之后,思齐方面向当地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财产保全的结果显示,被冻结的与思齐有资金往来的银隆方面银行账户余额仅为20余万元,因此,法院还封存了银隆新能源名下的9套房产。

    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不止思齐一家

    《财经》在珠海接触了多名反映欠款的银隆供应商,据《财经》直接与间接接触到的供应商方面不完全统计的信息,包括珠海思齐在内,逾期未支付的货款至少12亿元。

    2017年银隆销售的电动车中,约三分之一采用了磷酸铁锂电池。但银隆自己并不生产磷酸铁锂电池,均为外购。

    《财经》多方获悉,目前,广州鹏辉、北京国能、深圳沃特玛、芜湖天弋是其主要的磷酸铁锂电池供应商,几家公司都存在被拖欠货款的情况,欠款金额从数千万至接近4亿元不等。

    此外,如珠海思齐一样的电池产业上下游供应商中,亦有多家公司表示存在欠款,金额从数百万元至过亿元不等。 部分被拖欠供应商代表还组建了微信群,每日互通信息,据《财经》了解,其中大部分供应商为整车物料的供应商。该微信群已经组建超过5个月。

    银隆称货款纠纷仅为个案

    银隆新能源股份公司总裁孙国华回应《财经》称,与珠海思齐确实存在应付款的问题,但思齐之前供应的产品一是存在产品质量问题,需要通过谈判给出一个说法;二是存在侵权问题,已经通过公安部门立案。基于这两个情况,现在扣了一部分思齐的货款。

    针对产品质量问题,思齐总经理李文红表示,银隆在收货之后并未提出有质量问题,在思齐提出诉讼后,银隆才开始提出各种质量问题,这是银隆拖延付款的手段。李文红举例称,在珠海运营的公交车,湖心路口、海虹、前山、神前等约10个充电站都由思齐提供,目前都在正常运营。

    银隆所指的侵权问题,思齐副总经理束磊解释称,思齐同时给多家企业供应充电柜,在供应给银隆的充电柜产品中,内部的充电模块会印上银隆的商标,供应给其他厂家的产品则会印上思齐自己的商标。而此前有两台充电柜在发货时曾出现错误,发往广州其他客户的充电柜内部装上了印有银隆商标的充电模块,由于从外部充电柜无法辨识这一错误,思齐在发货一个多月后才由售后人员发现了这一问题,也已经进行擦除了银隆的商标。并且这两台充电柜合同价值仅为70万元。

    而孙国华则对《财经》表示,侵权涉及的产品价值远不止70万元,目前正在落实核查情况。

    就一审判决所涉的合同,孙国华与李志都对《财经》表示,目前该案件已经进入二审流程,要等法院终审判决下来之后,按照判决确认金额来结算货款,判决下来之前,不会支付货款。

    针对其他供应商向《财经》反映的拖欠情况,孙国华对《财经》称,除了思齐一单,其他供应商只要产品质量没有问题,都会按期支付货款。年底前可能存在资金紧张的情况,有个别晚了一些支付的,也会与供应商沟通。李志也表示,其他供应商基本都是按照账期来付款。

    3. 河北财经曝河北银隆“涉嫌”套取补贴

    近期,有媒体报道,自2018年起,续航里程低于150公里的高速新能源汽车将不再享受补贴;此外,新能源汽车地方补贴将被叫停,以解决地方保护主义问题,并控制政府支出。

    仅仅网上的传言,并没有相关文件的出台。河北银隆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涉嫌套取国家专项资金开始了频繁的“动作”。

    跟踪运输车辆:河北银隆的“腾移术”

    2017年12月中旬,媒体接到知情人举报称:“河北银隆生产的大型新能源公交车,在运往北京后,经当地车管所检验合格并上牌后,再次由运输公司运回厂区进行处理。”

    对于这种反常的情况,从事运输行业多年的知情人百思不解:“从石家庄到北京,往返数百公里,仅运输成本就不菲。企业为何要这么来回的拉来拉去呢?如果车辆出现批量的质量缺陷,又如何通过检验合格上牌照呢?”知情人说,“这样的反常情况一直持续了半月之久,运输车辆高达数百台”。

    接到举报后,马上开始了跟踪调查。位于正定县正定新区的青海大道1号的河北银隆正定厂区,每天陆续有装载着大型公交车的车辆进进出出。据统计,装载大型公交车辆的车辆多则数十台,少则十几台不等。

    据这些运输司机表示:“这些车辆据运往北京,卸到了北京市朝阳区蟹岛度假村后,再拉一辆同样的车辆回来”。已经运输到目的地的车辆,再次运回表示不解,询问司机师傅是否知情,该师傅笑着表示也不知情。

    为了调查反映情况的真实情况,随后跟踪了运输大车。运送大型公交车的车辆在京港澳高速正定口驶向高速,然后一路向北京方向驶去。经过四个小时的颠簸,运输车队进入了北京地界。然后车队沿北京六环行驶,最终到达了朝阳区蟹岛度假村。卸下公交车的大板车再次装载了已经在车辆前挡风标识了“客一”的公交车返回了石家庄河北银隆正定厂区。

    暗访河北银隆正定厂区:大量拆卸下来的电机堆放仓库

    “运回厂区的车辆,河北银隆工作人员会将车辆电机拆卸下来,然后通过更改车辆大架号并重新在装配上一台新的电机,简单的更改装配之后,摇身一变,一台车变成了两台车,然后再到北京车管所进行上牌照。他们就是通过这样的手段来骗取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专项补贴的。”知情人告诉媒体。

    一台车变两台,这样的套取补贴的方式闻所未闻,为了验证情况的真伪,2017年12月28日,进入河北银隆厂区进行暗访。

    从焊接车间—涂装车间—总装车间—完检车间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一切按正常的工作流程在组装着车辆,每个工人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各司其职的忙着工作。

    既然每天都有大量已经上牌的车辆运回,时间跨度已达半月有余。如果知情人反映属实,运回车辆拆卸下来的驱动电机数量已经很大了,应该有专门的存放区域。在总装车间,尝试询问一名工人:“拆下来的电机放哪里了?”“七号门哪里。”该工人随口告诉了媒体。

    “按图索骥”依照工人的提示,找到了所谓的七号门。现场看到,库房内横七竖八的摆放着近百台电动汽车驱动电机。这些电机有明显的拆卸下来的痕迹,电机上的三根橙色的线缆随意裸露。同时在现场看到,在横七竖八的驱动电机上的两根管子里还有类似燃油发动机里冷却液的液体流出。

    在公交车驱动电机的底部,找到了与大架号相对应的发动机编号,并一一拍照进行了取证。每一张照片,每一组编号,都应该有一台价值数百万的大型新能源公交车在北京的街道上奔驰着!可是现在却为骗取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上牌照后的公交车又运回了厂区,拆下电动公交车的“心脏”放在了仓库内。更改了相关数据,再到北京车管所上牌。“一女二夫”已达到骗取国家对新能源汽车专项补贴资金的目的。补贴被骗取了,新能源电动汽车却没有发挥出自身的优势。在利益面前,企业的“胆大”令人汗颜。

    在调查取证期间,数个手臂上带着红袖章的工作人员带领工人将驱动电机用天车吊起来,并记录了机体上一些内容。由于天车吊起的过程当中,很难把握平衡,大量的冷却液从机体流出,以至于每台驱动电机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为了保证接下来的顺利调查,保存好相关的影像资料后,迅速的撤离了河北银隆正定厂区。

    厂区大门口装车后公交车大驾号

    仓库内发动机编号

    河北银隆方面:三缄其口

    如此“胆大”企业,令人唏嘘不已。随后在查阅了相关资料显示:石家庄河北银隆汽车有限公司位于石家庄市正定县新能源汽车产业园,总投资60亿元,总规划用地3000亩,年产纯电动公交车2万辆、SUV纯电动车10万辆,主要研发生产纯电动公交车、纯电动SUV、轻型客车、纯电动专用车等。

    2017年12月29日,前往河北银隆正定厂区要求进一步访问企业负责人,但是保安却将媒体挡在了门外。经过保安多次的电话联系,河北银隆负责后勤的梁部长才来到大门口保安亭子内。梁部长三缄其口、避而不答,最后表示:“必须经过宣传部的同意,否则你们不能访问。“

    无奈之下,人民交通留下访问提纲以及联系方式后离开。但直到发稿时,梁部长也没有联系,也没有任何单位对此事作出回应。

    一家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知名的企业,竟然为骗取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专项补贴资金,不惜弄虚作假、玩起了“一女二夫”的“游戏”。据知情人透露,就这种型号的新能源公交车,每辆车财政补贴20万(与相关部门核实过程当中)。按照此前的统计,造假车辆高达数百台,也就是说有近亿的专项资金被套取。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史晨星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邓州突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