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邓州娱乐 > 正文

    南召人的“闲酒”

    2018-10-29 22:31:55    来源:今日河南观察    浏览:1    回复:0    点赞:0

    南召人爱喝酒。这,地球人都知道。

    有喜事儿了,高兴,得喝!——“贺喜”酒,分享;有忧事儿了,悲伤,得喝!——“解忧”酒,分担;不喜不忧了,闲得慌,还得喝!——“清闲”酒,找乐。

    至于具体的名堂,那就多了:升迁酒、开业酒、接风酒、饯行酒、满月酒、乔迁酒、贺寿酒、婚嫁酒、丧葬酒、周年酒、清闲酒……

    这“清闲酒”,就是“闲酒”,自然是不能一个人喝的(一个人喝的叫“闷酒”,南召人不爱这一口),必须得成“场儿”,约几个掂对人、弄几个得劲菜,坐成一圈儿,喝着、拍着,有“场儿”的氛围,才能喝出酒的感觉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闲酒”,喝的是心情,喝的是感情,所以酒品,没有人太在意,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得看主人的身份和实力,是达官显贵还是平民草根,从茅台、五粮液到赊店、老村长,再到自己拿粮酿的纯粮酒,只要主人拿得出手,众人就喝得下口。不过,南召人实在,“门后藏不住嘀嘀鸡儿”,通常是会先从屋里最好的酒喝起的。


    对于大多数南召人来说,南召本地产的“武士特酿”是喝“闲酒”的首选,一方面,是它几十年纯粮酿造的品质,当年进过人民大会堂的国宴,被称为“小茅台”;另一方面,是它的价格亲民,用南召话说,叫“价轻利桩”(物美价廉的意思),普通百姓能够消费得起。

    虽然是“闲酒”,菜是一定要有的。前些年,因为穷,南召人待客喝酒尤其是喝“闲酒”,是不上菜的,俗称“干呲儿”,很多外地人来南召极不适应,调侃说是“南召一大怪,喝酒不要菜”。这些年,经济发展了,与时代接轨,“干呲儿”基本没有了,也就催生了南召街头“熟食小菜”的摊点比比皆是、生意兴隆,花生米、炸蚕豆、酱牛肉、生炝莲菜、卤猪下水、鸡零鸭碎……,各种各样,色鲜味美,随便掂几个,都是下酒的好菜。

    毕竟是“闲酒”,地方不用太讲究,家里的客厅、街头的排挡、酒店的雅间,哪里方便去哪里,都不影响喝酒的效果。今天,别不赘述,咱就以在酒店雅间喝“闲酒”为例,讲一讲南召“闲酒”那些事儿。

                     一、约

    “闲酒”的酝酿是有一个过程的。几个对劲儿的人有一段时间没在一块玩儿了,心里开始痒痒的:得“联圈联圈”,整一会儿。

    “联圈”是南召人发明的专有名词,适合于南召的各种社交圈子,职场、商界、酒局等等,从字面就可以会意:联系几个人搞一个圈子,组织一个活动。

    这念头慢慢在心里酝酿、发酵,终于按捺不住,发芽了,最闲的那个人拿起了电话:

    喂!搁哪儿哩?周五晚上有事儿木有?木事儿,联圈几个人,整两杯,叨一会儿?

    约“闲酒”的时间通常选在周五或者是周六晚上。中午一般不约,“八项规定”出台后,工作日中午不能饮酒,再说下午往往有事儿,公的私的,喝起来有顾虑。工作日和周日晚上也不行,第二天还得上班,不尽兴,只有周五和周六晚上是约酒的最佳时间,随便喝,晕了回家吃劲儿睡,第二天睡它一上午也不用慌。

    接电话的人一般会问:都谁啊?

    一听人都掂对,会不假思索的说:中!木事儿,我也都想着这两天约约,聚一下呢。

    当然,也会有人不“掂对”,有的人是时间不“掂对”,已经被别人提前约好了,不能分身,但也不能辜负约酒人的心意,就说:我这边尽量早点结束,完了我就过去啊,你们别结束恁早,等着我啊。其实,十有八九是过不来的。

    为了避免这种时间上的不“掂对”,约酒的人就要提前几天或者一周约的。有的人,“光棍儿”,酒局多,约的人,排着号,不提前约,临时是约不上的,比如,康乐诊所的冯医生,不提前半月约,就不行。

    有的人,是身体上的不“掂对”,比如:感冒上火吃头孢了、昨天晚上喝高了、老病胃炎又犯了、“希望工程”封山育林了……,有N个理由,约酒的人就有N+1种劝法:来吧,人掂对,不让你喝,你来看着就行,咱拍拍话,大家都想你了,你不来,总是感觉缺个啥,大家玩着都不美。

    那你保证别让我喝啊!



    中!我以我的人格绝对保证,来了不让你喝!心里却在说:来了再说,不怕你不喝,就怕你不来,是羊,总会吃麦苗!

    话说到这份上,谁还能拒绝呢?

    那行!就这样定了,周五晚上七点,××酒店三楼青峰厅,早点来啊!

    中!中!

    ……

    一场儿“闲酒”就这样约定了。

                      二、催

    周五下午六点刚过,约酒的人匆匆下班,回到家里翻箱倒柜,把拿得出手的烟、酒、茶“三大件”准备停当,出了门,打个三轮(酒驾查的厉害,车是不能开的),直奔酒店。

    约酒的人做东,一般得提前半个小时到酒店(主人迟到会让先到的客人尴尬),安排服务员备好茶水、打开空调,静候朋友到来。

    被约的,也都算计着时间,不能到的过早,有些“木成儿”;到的过晚,让大家都等着,也不美气。七点前后,陆陆续续赶到了酒店。

    相互寒暄,打个招呼,找个位置坐下先胡论瞎侃叨一会儿,靠上的位置总是空着,那是留给迟到人的“惩罚”。

    在南召,正规酒场儿的座次是有规矩的,通常正对着门的位置能够纵观全局,是上位,左右依次递减。入座时得按职位高低、年龄大小排位,坐错了位子会让别人和自己都尴尬。“闲酒”的场儿,虽然都是很掂对的人,座次还是要考虑一下的。

    总有一两个“劳模”(老磨蹭)迟迟不到,等急了,约酒人拿起了电话:

    喂!到哪儿了?快点快点,菜都上齐了,大家都饿不中了,都等着你动筷呢!

    马上,马上!过十字路口了,两分钟到!

    中,等着你,速度点儿!黄花菜都放凉了了!

    有的人,可能真会两分钟到,多数人会得五分钟甚至十分钟,没准儿人还没出门呢。

    过了五分钟,还是没见人影儿,约酒人又拿起了电话:

    喂!到哪儿了?赶紧赶紧,凉菜都又放热了!

    到了到了,酒店门口,正上楼!

    这话你也别信,那人可能刚刚过十字路口。

    迟到的人一进门,先是一阵检讨:对不起,弟兄们,正出门呢,开了个客人,说点事儿,耽误了时间,让大家久等了!

    没事儿!没事儿!一会你多喝两杯自罚一下!

    哎哎哎,我咋能坐这儿呢!不行不行,李局咱俩换换位儿!

    谁让你来晚呢,那是迟到席,你就坐那儿吧。

    众声附和,迟到人无奈就坐了上位。

    当然,也有坚辞不坐的,没办法,约酒的就要重新掂位儿,一阵推辞,约酒的、职高的或是年长的,坐到了上位,称“主持”,其他人,依次就座。人齐了,“服务员,上菜!”

    也有实在等不齐先上菜开操的。有些人,确实十数二十分钟到不了,就会说“恁别等我,先整着”,约酒的说:该来的还不来,咱不等他,来来,咱先“加事”!

    众人会意,哈哈大笑:虽然我们不该来,但我们也不走了。

    “该来的还不来”是南召酒场儿一个流传很广的段子:某人请领导吃饭,邀众人作陪,领导迟到,让大家等了很久。

    “该来的咋还不来”,此人自语。

    众陪客一听,是说我们不该来呢,几人起身离去。

    这人一看,慌了:“不该走的咋走了呢?”

    剩下陪客挂不住了,是说我们该走的没走呢,又有几人起身离去。

    这人一看,急了:“就他们脸皮薄,恁不是说。”

    余下的几个陪客一听,是说我几个脸皮厚呢,又有人起身欲离。

    此人一看,人都走差不多了,赶紧站起拉住:“白走白走,又不是说恁几个的”,终是没拉住。

    最后几个人也坐不住了,搞到最后,是说我们几个呢!起身拂袖而去。

    ……

    偶尔也有爽约的,家里突然来了客人、单位有临时任务要加班,或者是领导有酒局要陪客服务等等,大家都会理解,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局,毕竟是“闲酒”,不能误了正事儿。

                     三  提议

    在南召,正规的饭局点菜是有讲究的,荤素穿插、凉热搭配,硬菜、汤食、面点兼顾,还要尽可能考虑到每个人的口味。众口难调,让每个人都吃美、吃好着实让人费心思。

    喝闲酒的,都是熟人,不拘礼,所以多是做东的提前按某个标准定的套餐,便于后厨准备,快捷、方便。

    说话间,菜上够了四个。

    “来,来,来!够四个菜了,先㧅㧅,垫垫再整”,主持举起筷子,发话了。

    菜不够四个一般是不动筷的,据说两个或三个菜是祭祀先人时上的,不吉利。

    南召人喝酒的习俗和周边县市不大一样,外地先喝后吃,一旦上饭,就意味着酒局结束、不再喝了。南召人则是先吃后喝或边吃边喝,让初来乍到的外地朋友很不适应,还没喝酒,就让吃饭,饭都吃饱了,咋喝酒,是不让多喝的节奏吧。后来慢慢习惯了,觉得南召人还怪“能”,喝酒前先吃点东西“垫垫”,不空心头儿喝酒,胃里不难受,也能多喝点,就都跟着南召人学“能”了。

    主持也称“酒司令”,坐在正对门口的最上席,通常由东家或者是场中最尊、最长者担任,也有被众人推举,喝上三杯“司令酒”,临时受命的。“喝了司令酒,跟着司令走”,谁不听司令的,就得罚酒了。“酒司令”的职责是主持酒场儿大局、统一酒场儿思想、把控酒场儿程式,甚至是解决酒场儿纷争,酒场儿的急缓、冷热、谐争,喝得美不美、气氛好不好全看“司令”的水平了。

    酒已经倒上了,容量三钱的平底玻璃杯,每人门前一杯。那个“不”喝酒的,连连摆手:我今儿不喝,不用倒了!

    没事儿,喝不喝,倒一杯,看个门儿!

    㧅了一阵儿,在主持安排下,东家开始提酒了:“咱一边一边(边吃边喝之意),今儿也木啥事儿,弟兄们好长时间木聚了,心里想念,喊大家坐坐,叨一会儿,叙叙旧。来,我先提议一杯,大家共举,弟兄们友谊万岁!一条大河波浪宽,举起酒杯咱就干,喝起啊!”

    “共举!共举”,一圈人站起来,共同举,相互碰,一饮而尽。

    唯有那个“不”喝酒的,端起酒杯应一应,又放下了。

    “唉,唉!这咋行呢,你不喝,随意咂一下也行啊,×哥提议呢,这样,我们一次一杯喝起,你三次一杯喝起!”

    “就是!就是!你随意,少咂一下,今晚保证不让你多喝”,众人附和。

    话说到这份上再不喝就不够意思了,“不”喝酒的端了起来,羊终于吃了第一口麦苗。

    东家提了一杯,司令安排左右又各提了一杯。每个提酒的,都讲了几句祝福、感谢之类的“场面话”、“光棍儿话”,提酒结束,东家招呼大家动动筷子,再吃一会儿。也有桌上每人都提议一杯的,战线就拉的长了。

    在众人的监督和劝说下,三杯结束,“不”喝酒的那个也喝起了。

                       四  敬酒

    主持把握着节点,提议结束,该敬酒了,“大家静一下,菜上五味,酒过三巡。咱让×哥给弟兄们倒个酒,表示一下心情”。

    敬酒通常先从东家开始:一对儿高脚杯,放在面前,东家竖起瓶,“跍嗵跍嗵”一阵猛怼,两个杯子,一多一少摆在一起公示,多的自己喝,少的当执子,给别人倒酒时比着。先喝为敬,多喝少倒是南召酒场儿的规矩。

    看着东家的手不停,一圈的人心里直哆嗦:行了,行了!×哥,你也少喝,有心情就行了!

    照例,敬酒前是要来两句心情话的,有的人出口成章、滔滔不绝,听的人不停地喝彩鼓掌。有的人不善言辞,联不成句,就说:我也不会说,就不说了,一切尽在酒杯中,弟兄们,整吧!后来不知谁整了几句顺口溜,解了急,成了酒场儿这类人敬酒的标配:

    难得今天大家相聚,

    人也掂对场也美气。

    感谢各位光临捧场,

    倒个小酒表示心意。

    心情话说完,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敬酒人端起高脚杯,后把扬起,咕咚咕咚,一饮而尽。完了,把高脚杯公示一下:我干了啊,一滴不剩。再抹抹嘴,来了一句南召酒场儿无人不知的金句:这哪里是酒,分明是心情!

    敬酒是敬酒人和被敬酒者之间一场攻防战,很考验一个人心智和耐力的。有的人爽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啥事儿没有;有的人“扰搅”,抱着“多说千句话,少喝一滴酒”的心态,给敬酒人缠、磨,两人你来我往,留下了很多经典句子:

    “屁股一欠,喝了不算”——“屁股一动,表示尊重”

    “万水千山总是情,少倒一点行不行”——“日出东方一点红,酒不倒满不心情”

    “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感情好不好,不在酒上找,感情深不深,不在酒上拼。”

    “葡萄美酒夜光杯,我不喝酒喝点水”——“李白乘舟将欲行,喝酒最能看心情”

    “只要感情到了位,以茶代酒也会醉”——“君子之交虽如水,水不胜酒喝着美”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给×哥倒杯酒,×哥不喝嫌我丑,这杯不喝我不走,站你跟前腿不擞,海枯石烂不回头”

    ……

    最难缠的,是那种以各种各样理由不喝的。好在,敬酒人多是“酒”经沙场的,总能给挡回去,比如:

    1.“昨晚喝多了,今儿胃难受的很,不敢再整了”

    “先少整两杯投投,一投开,一会儿都好了”

    “夜黑儿给别人喝都能个放开,咋今儿不喝了?是酒不好还是人不掂对?”

    2.“这两天感冒,嗓子发炎,不敢喝”。

    “医院里是不是用酒精消毒的?两杯酒一喝,立马消炎”。

    3.“开着车哩!”

    “你来弄啥哩?又不是不会喝,又不是不想喝,又不是不能喝,适度谦虚,别让脱气,看着弟兄们喝,你不痒?整吧,一会儿找司机送你,不哩回家光打脸!”

    4.“我不敢多喝,今晚就喝三杯,已经喝够了”

    “终究是失身了,还在乎那三两回哩?”

    总之,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你有一百个理由左右抵挡,他就有一百零一个理由让你缴械投降。

    防线一丢,全城失守。

    第一个人一圈敬完,跟着第二个、第三个……有些时候,是全场都敬,这得看“酒司令”的安排了。

    所以,对很多人来说,临走时不想喝酒绝对不是骗媳妇儿的,只是一到江湖,身不由己,心肠软、脸皮薄、重情义,“月子婆娘会情人——宁要感情,不要身体”,“宁叫胃里穿个洞,不叫感情裂条缝”,三劝两不劝就放开了,这也是绝大多数宣称“戒酒”的南召男人戒不掉酒的根本原因。

    凭心而论,对酒有瘾的人不多,但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酒是关系的润滑剂,是感情的催化剂,是人脉的粘合剂,大家通过酒场儿和饭局认识朋友、加深感情、拓展人脉,有饭无酒、有酒不喝,都不能让感情得到升华。试想,几个人吃顿饭,很快完了,嘴一抹,没点啥事儿、不说点啥话就走人了,这饭吃的就乏味儿了。有酒就不一样了,三杯下肚,酒精一刺激,人就兴奋、飘了,平时不能说的说了、不敢做的做了,马上就兄弟姐妹、勾肩搭背了,说者无拘、听着不怪。一圈人,觥筹交错,微醺小醉,甜言蜜语,聊笑甚欢,越聊越亲、越喝越近。只有不喝酒的那个人,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亲近的话开不了口、亲近的事抬不了手,在一旁尴尬的坐着,别人无趣、自己无聊,自然就成了局外人。一直不喝,进入不了酒局,慢慢的就脱离了大众,被各种圈子边缘化了。所以,酒,是一个男人保持正常社交的需要,不喝不行,尽量少喝,有时甚至得放开喝,不管后遗症如何。

    前段网上曝光的清华才女、北大才子的不雅视频就诠释着中国最典型的饭局,南召作为十八线小县城,自然也是这样。

    就有人总结了男人喝酒前后的矛盾心理:临走坚决,谁劝也不;场上无奈,防线渐无。回来断片,烂醉呕吐;醒来后悔,捶胸顿足。

    后悔啥呢?

    不喝不喝又喝了,少喝少喝又多了。这是最后一次了,下次打死不喝了。

    不过话虽这么说,在南召,真正“贪杯”的人不多,“小酌怡情,大饮伤身”,绝大多数人是能够把握住度的。这些年,周边或身边喝酒出事儿的故事在南召的酒场儿上时不时传播,提醒着每一个喝酒人自律,再加上“酒司令”的把控,见好就收,即使劝酒,也都会适可而止,不会死劝硬灌。大家都是图个乐,那些想把谁灌醉整倒丢个丑、出个事儿的人是没有的,有这种品行的人,会自动被大家排斥在各种酒局之外。

    总体来说,南召人喝酒还是很稳,那种因为喝酒酿祸的事儿,在南召很少见。

    dengzhou.gif

    微信图片_20180907085017.jpg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邓州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